TG兽吧

麦德三世讲魔兽:赞达拉之战后阵营首脑集会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麦德三世;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盟方

联盟的军事领袖们聚集到一起,清点赞达拉之战的成果。指挥官们迫不及待地向至高王汇报战斗的胜利。

高级指挥官哈尔弗·维姆班恩:吾王,我们对赞达拉的进攻取得了巨大的成果。

马提亚斯·肖尔大师:部落正在全线崩溃,只需几周,联盟便可获得完全的胜利。

胜利的消息令安度因振奋,但同时,他也敏感地察觉到指挥官们话语中所包含的“杀光他们”的气势,这令他多少有些不安。

他为胜利的代价而感到忧虑。尽管击垮部落的舰队是赢得这场世界大战的关键,但赞达拉的神王因此而死,而此举也为联盟树立了一个新的敌人。

安度因·乌瑞恩:然而,胜利的代价也是惨重的。许多人因此丧生,我们甚至可能会失去大工匠梅卡托克。

安度因·乌瑞恩:此外,拉斯塔哈的死恐怕也会带来不少负面影响。

吉恩看出了他的心思,于是安慰他道。

吉恩·格雷迈恩:他是战争的牺牲品,安度因。战争永远都会有死伤,而真正的国王会为他的人民而牺牲自己。

安度因从吉恩的话语中读出了尊重,或许,在临终的拉斯塔哈身上,吉恩看到了瓦里安和还有他自己的影子。

安度因·乌瑞恩:我知道,吉恩……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这毕竟不是无暇的胜利。安度因还是不由得说出一些丧气的话来。

安度因·乌瑞恩:但我们是希望能在赞达拉和部落之间制造隔阂。拉斯塔哈的死或许反而会将赞达拉进一步推向部落。

维姆班恩在心里对国王略显消极的想法微微皱眉,为了打消安度因的顾虑,他随即进言道。

高级指挥官哈尔弗·维姆班恩:大半的赞达拉军舰已在我们的前期进攻中被摧毁。部落剩余的舰队在库尔提拉斯海军面前不值一提。

吉恩·格雷迈恩:如今正是部落最脆弱的时候。我们必须对立即乘胜追击追击,彻底摧毁他们的希望,不要给希尔瓦纳斯任何翻盘的机会。

吉安娜站在一旁倾听着双方的争辩,近年来,她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创伤和改变。当她终于有机会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与家人好友团聚以后,她重新思考了许多事。

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有句话不吐不快。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摧毁希望”吗?趁着赞达拉举国哀悼的时候,对他们展开全面攻击……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可要是这样做,我们比敌人又好多少呢?

吉恩·格雷迈恩:……换成他们的女王,就一定会这样做。

一瞬间,吉安娜对吉恩使用希尔瓦娜斯做类比而感到气恼,“或许以前的我才是对的”,她的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于是她向吉恩抛出了针对性的话语。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我并不想变成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那样的人。你呢,吉恩?

吉恩被戳中了痛处,但他并非不能看到吉安娜话语中理性的成分。他咬紧牙关怒吼了一声,然后生硬地挤出了一个字。

吉恩·格雷迈恩:不。

马提亚斯·肖尔大师:她才是问题的关键。此时此刻,她或许已经想出了能扭转局势的下一步了。

话题终于从“彻底击垮部落”转移到了希尔瓦娜斯身上,安度因抓住这个机会,给整个会议作出了一个总结。

安度因·乌瑞恩:我们必须继续战斗。但在我们向着胜利推进的时候,也应当时刻牢记我们是谁,又是为何而战的。

在意外获得吉安娜的支持后,安度因得以顺利地将后续作战方针控制在不那么嗜血的程度内。

很久没有和吉安娜阿姨站在同一边了,安度因的内心十分触动,会后,他寻找话题留住了吉安娜。

安度因·乌瑞恩:吉安娜,对于梅卡托克,你是否有办法做些什么呢?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我很抱歉……保护他躯体的机械乃是由一种不明魔法所驱动的,我从未见过。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安度因,你试过圣光了吗?

安度因·乌瑞恩:我们的牧师已经想过一切办法了。

安度因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庆祝胜利,但他的心情却怎么都不好过。

安度因·乌瑞恩:历史会这样记载这一天:今天,我们在祖尔达萨取得了重大的胜利。但我……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我明白的。这是一场惨痛的胜利……就各种意义而言。

吉安娜看着安度因,她知道这种感觉,尽管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感受过它了。

安度因甩了甩脑袋。

安度因·乌瑞恩:丧气话就说到这里吧。你……没事吧?为了掩护舰队撤退,你只身阻拦了部落最强大的战士们。

安度因·乌瑞恩:你为了联盟付出了一切,吉安娜。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已经好多了。伤口正在痊愈,我没事的,安度因。

说着这些话,吉安娜的视线看向了远处。在战斗中所受的伤于她而言并不重要。她真正的伤口在别处,而最近在家乡遇到的一些事,让她真正意义上开始痊愈了。

察觉了吉安娜言外之意,安度因回以同样意有所指的一句话。

安度因·乌瑞恩: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吉安娜阿姨。我真的很想你。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看来我真是离开很久了。

吉安娜笑了笑,两人似乎又回到了从前一般。趁着气氛,吉安娜问起了自己一直犹豫着是否要问的问题。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安度因……我听到一些流言,有关我的一个老朋友——卡莉亚·米奈希尔。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阿拉希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到这个名字,安度因的心情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也许我该试着喝酒了”,年轻的国王这样想道。

安度因·乌瑞恩:这件事……真的说来话长。其中一些细节,我至今都还没完全了解。但你如果想听的话……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让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部落方

尽管联盟已经撤出了赞达拉,塔兰吉公主所受到的打击却不会如此轻易地平复。她的父亲死了,而在她的一生中,赞达拉帝国也从未遭受过这样的挫败。

塔兰吉公主:祖达萨仍未从联盟的攻击中恢复过来。人民的信仰已被动摇……就连我的也是一样。

贝恩·血蹄:我也品尝过失去父亲的痛楚。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请但说无妨。

然而在纳萨诺斯眼里,赞达拉根本没有时间去哀悼,战争的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纳萨诺斯·凋零者:你已经亲眼目睹了联盟的罪行。那么就用复仇来平抚你的悲伤吧。

贝恩·血蹄:现在并非是谈论复仇的时候,凋零者。

凋零者早已对这个他眼中“投降主义”的牛头人酋长感到不满,但在发作前,他注意到了希尔瓦娜斯的来临。

纳萨诺斯·凋零者:够了!大酋长大驾光临了。

对如今的希尔瓦娜斯来说,悲伤这种感情已经是非常陌生的东西了。然而她还是尽力让自己体内残存的这种感情表露了出来,毕竟,她是在作为部落的大酋长,前来参与盟国的领袖的吊唁活动。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我为您的损失感到哀悼,塔兰吉公主。

言毕,希尔瓦娜斯随即想起拉斯塔哈既死,塔兰吉便已是赞达拉帝国的女王。于是她便改口换了称呼,认为此举定能增加塔兰吉一定的好感。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抱歉……应该说是女王陛下。

塔兰吉对这位大酋长的作风早已有所耳闻,希尔瓦娜斯这拐弯抹角的“恭喜”在她听来就便如讥讽一般。她知道部落正是冲着舰队才想要与赞达拉结盟的,然而赞达拉辉煌黄金舰队如今已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于是塔兰吉开门见山地抛出了她的问题。

塔兰吉公主:头衔对如今的我来说毫无意义。我只想知道…… 赞达拉的舰队没了,部落是否已打算抛弃我们?

希尔瓦娜斯早有准备,她尽力编织出让塔兰吉宽心的话语。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我们绝不会丢下盟友,塔兰吉。这场战役的走向确实是不妙……但我们也还没有全盘皆输。

尽管赞达拉失去了他们的舰队,希尔瓦娜斯还能看到他们的利用价值。在将这帮巨魔彻底压榨干净之前,大酋长暂时还不打算丢掉他们。

然而即使是女妖之王的勇士也并未见得能全盘了解她的算计。在他看来,部落的形势已然危急,现在或许并不是把时间浪费在施恩与怀柔上的时候。

纳萨诺斯·凋零者:我的女王……从各处岗哨传来报告。联盟全面加强了控制。胜利已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了。

贝恩·血蹄:或许我们可以试着谈判——

贝恩提出了符合他一如既往的作风的意见。在他看来,这是为了避免的更多的牺牲和死亡。

贝恩的反应也在希尔瓦娜斯的意料之中,她早已习惯了如何对付这个牛头人。她只需利用贝恩自己的话语来激起塔兰吉的不满,便可进一步将自己渲染成真正关切赞达拉的一方。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联盟杀死了赞达拉的领袖,你却还在他女儿面前说什么谈判?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不。这场战争在我们取得胜利之前都不会结束。直到小狮子跪在我的王座前。

事到如今,希尔瓦娜斯心中不得不承认如今的局势与她最初的预期有很大的差距。尤其是安度因竟有胆识发兵刺杀拉斯塔哈更是在她的意料之外。然而女妖之王永远有她下一步的计划。而现在,为了稳定军心,她认为不妨向她的将军们揭晓她那许许多多计划中的一个……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来女妖之嚎上吧。我有一个计划,可以让普罗德摩尔家族为拉斯塔哈的死付出惨痛的代价。

余下全文